<table id="ywuld"></table>
  • <object id="ywuld"></object>

    <acronym id="ywuld"><strong id="ywuld"></strong></acronym>
  • <acronym id="ywuld"></acronym>

    【護航者】上海中期期貨總經理許一峰:未來“保險+期貨”或將深入工業品等影響國民經濟的大宗商品

    1評論 2021-02-05 16:58:33

      編者按

      “保險+期貨”力爭將投保量與農戶實際生產量掛鉤,建立新型農業保險、農產品期貨及場外期權的聯動模式。這與以前的輸血式扶貧、直接補貼、限價等政策相比,能夠順應農產品市場價格的變化,通過期貨來實現價格風險的傳導與分散,最終為農戶的種植收入兜底。這種模式能夠解決農民“靠天吃飯”的困境,提高種植積極性,調動自身“造血機能”、志智雙扶,實現可持續化、長效幫扶機制。

      1.金融界:貴公司在過去一年參加了哪些“保險+期貨”項目,其中印象最為深刻的是哪一個?在參與扶貧工作中,結合每個幫扶縣不同的實際情況,還做了哪些工作?取得的效果如何?

      許一峰:2020年,上海中期參加了3個交易所“保險+期貨”項目,分別是上期所海南白沙黎族自治縣天然橡膠“保險+期貨”精準扶貧試點項目、大商所河北安平縣豬飼料成本指數價格險分散試點項目和大商所遼寧阜新蒙古族自治縣玉米收入險分散試點項目。此外,上海中期為助力脫貧攻堅的決戰之役,在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主動為建檔立卡貧困戶捐贈保費,分別在湖北嘉魚縣、云南寧蒗彝族自治縣、河北武強縣、黑龍江林甸縣和湯原縣以及湖南桂東縣開展了6個商業性“保險+期貨”項目。2020年既是國家扶貧攻堅的決戰之年,又受到了新冠疫情和極端氣候變化造成農作物受災減產的影響,雖然部分農產品價格漲幅顯著,但農民的整體收入面臨大幅下降的風險。

      在這些項目中,我印象最深的是云南寧蒗玉米價格險項目。寧蒗彝族自治縣位于云南省麗江市,是20年初國務院扶貧辦公布的52個未摘帽掛牌督戰縣之一,是脫貧攻堅最后需要攻克的堡壘。上海中期與大地財險合作,捐贈保費25.82萬元,全面覆蓋當地種植玉米的13345戶建檔立卡貧困戶,共承保33892畝玉米。由于寧蒗縣地處小涼山,海拔高、當地交通不便、農戶居住分散,且彝族人口占60%以上,項目人員克服種種困難,才完成資料收集、項目推進和最終的理賠工作。為了夯實扶貧效果,我司與寧蒗縣農業農村局簽署了結對幫扶框架協議,充分發揮風險管理方面的專業優勢,結合當地的經濟資源及種植特點,通過“保險+期貨”等專業手段實施精準幫扶,切實保障農民的收入。終于,在20年底寧蒗縣正式獲批退出貧困縣。

      2.金融界:保險+期貨”服務“三農”創新型模式,您認為,相比其他服務“三農”的模式有哪些優勢?

      許一峰:“保險+期貨”力爭將投保量與農戶實際生產量掛鉤,建立新型農業保險、農產品期貨及場外期權的聯動模式。這與以前的輸血式扶貧、直接補貼、限價等政策相比,能夠順應農產品市場價格的變化,通過期貨來實現價格風險的傳導與分散,最終為農戶的種植收入兜底。這種模式能夠解決農民“靠天吃飯”的困境,提高種植積極性,調動自身“造血機能”、志智雙扶,實現可持續化、長效幫扶機制。

      另外,這里的保險本質上是商業保險,但保費來源更加多樣化:既可以有傳統的各級財政補貼,企(事)業單位扶貧捐款,更有嘗到甜頭的農戶積極繳納部分保費,將農產品的價格保險、收入保險視為農業生產的要素之一。通過“保險+期貨”模式,各個款項的使用也更加透明和高效。

      3.金融界:“保險+期貨”跨界合作是大趨勢,在與保險公司合作的基礎上,更多的項目出現了政府機構、銀行、合作社。對此,您怎么看?

      許一峰:伴隨著“保險+期貨”試點模式的發展與成熟,期貨經營機構應積極探索并實踐提高涉農企業、農民專業合作社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的管理市場風險的能力,這是我們期貨行業履行脫貧攻堅社會責任的重要體現。

      在上海中期近兩年的項目中,政府機構、農業合作社、養殖企業等主體都積極參與,項目成效顯著。一般來說,政府機構起著主導項目、統籌全局、引入財政補貼、扶貧專項資金使得項目順利落地的作用,同時起到了良好的宣傳效果。而合作社等新型農業主體參與其中,一部分是有經濟能力、自繳保費、創新種植(養殖)模式的“先鋒”,一部分是代表貧困戶利益、對口扶貧的投保集體,大大降低了分散農戶參保的難度。有了農業保險的保障,銀行可以放心的把農業貸款投放給參保主體;合作社(農戶)可以通過項目穩產增收,穩健經營。所以“保險+期貨”項目是多方共贏的方式,是中國農業現代化之路的有益探索。

      4.金融界:為推動“保險+期貨”的可持續及可復制性,從期貨公司角度,您認為還需做出哪些努力?

      許一峰:首先,全面拓展項目資金來源,除了交易所支持資金、政府專項資金以外,還要廣泛動員社會資金參與項目建設。鑒于脫貧攻堅任務已宣告勝利,下一步應該廣泛開展以商業目的的“保險+期貨”項目,讓保費出資主體能夠獲得風險管理及賠付收益,從項目中獲得實實在在的利益,以獲得項目的持續性反饋。

      其次,加大宣傳力度,讓“保險+期貨”項目效果深入人心。加強對項目模式的培訓,擴大項目的覆蓋面和影響力。

      最后,加強項目方案的設計能力,更加貼合參保主體的風險管理需求。加強對行情的研究能力,提高項目的賠付率。

      5.金融界:“保險+期貨”模式已正式開啟第六年試點工作,但試點數量并沒有顯著增長。從貴公司角度,參與“保險+期貨”項目有哪些困難?該如何解決?

      許一峰:一是參保主體缺少投保資金支持。除了國家各級財政資金、三大商品交易所經費支持、期貨公司等主體的保費補貼之外,應積極動員協調社會各級資金。

      二是加強正向激勵,完善對行業相關業務的考評機制。加強行業對該模式的重視。

      三是繼續深化市場培育,加強宣傳推廣。借鑒國內外經驗,將“保險+期貨”的模式發展成農業保險甚至其他品種領域的常規再保險手段,這是期貨公司實現風險管理功能的遠期目標。

      6.金融界:2020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實現之年,是全面打贏脫貧攻堅戰收官之年,“保險+期貨”也將使期貨業在鄉村振興戰略中發揮重要作用。您如何看“保險+期貨”發展前景、機遇及挑戰?

      許一峰:“保險+期貨”模式從無到有,從政策性幫扶到全面開花,顯示出其強大的生命力。作為鄉村振興戰略中的重要環節與渠道,該模式從單點引導、單線輻射,再到區域覆蓋,使得越來越多的社會機構參與進來,影響范圍擴大!氨kU+期貨”的鏈條也從單一的農戶-保險-期貨,拓展到增加銀行信貸、訂單農業、扶貧資產共同受益、附加上下游企業基差交易等環節。預期,未來“保險+期貨”將不再局限于農業領域,更可能深入工業品等影響國民經濟發展的大宗商品。

      在完全市場化、商業化之前,“保險+期貨”模式發展離不開資金的投入、市場培育和宣導工作還將繼續。期貨公司仍將全力推進風險管理工具的使用和增強金融創新的專業能力,不忘初心,砥礪前行。

      來源為金融界期貨頻道的作品,均為版權作品,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任何媒體轉載,否則視為侵權!

    【來源:金融界網 (責任編輯:竇曉蕓)

    評論 已有 0 條評論
    更多>> 以下為您的最近訪問股
    理財產品快速查詢
    中国产xxxxa片
    <table id="ywuld"></table>
  • <object id="ywuld"></object>

    <acronym id="ywuld"><strong id="ywuld"></strong></acronym>
  • <acronym id="ywuld"></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