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ble id="ywuld"></table>
  • <object id="ywuld"></object>

    <acronym id="ywuld"><strong id="ywuld"></strong></acronym>
  • <acronym id="ywuld"></acronym>

    國金宏觀趙偉:通脹的“序章”

    1評論 2022-07-09 10:53:43 來源:趙偉宏觀探索 作者:趙偉團隊

      伴隨油價大跌、豬價大漲,通脹預期出現分化。當前低通脹能否延續,有哪些潛在風險,未來通脹如何演繹?本文梳理,可供參考。

      溫和通脹已不能掩蓋成本壓力的傳導,而食品核心拖累項即將成為通脹推手

      CPI同比讀數溫和,無法掩蓋成本傳導壓力,如能源成本高企等對CPI非食品中樞的顯著推升。原材料漲價直接相關、成本轉嫁能力較強的消費品漲價,在CPI中已有明顯體現,例如油價上漲推升CPI交通工具用燃料一度達40%、創新高。伴隨能源等原材料漲價,非食品中樞明顯抬升、CPI非食品同比短短一年間由負值“陡升”至2%以上,剔除能源的服務和其他非食品尚未修復至疫情前。

      伴隨新一輪豬周期的啟動,豬價即將由CPI拖累項變為通脹重要推手。作為CPI主要波動來源,CPI食品項,一度受生豬供給上量、豬價大幅下跌拖累,創歷史最低。伴隨供給收縮,豬價開始持續上漲,22省市生豬均價由3月的12.3元/千克、連續上漲至5月的15.4元/千克,帶動CPI豬肉環比由-9.3%轉正至5.2%;6月中下旬以來,豬價加快上漲,7月初超20元/千克、創過去一年來新高。

      “豬油”演繹不同,決定兩者對未來通脹的影響,并非單純的“共振”驅動

      供需緊平衡下,原油等漲價傳導或延續、成本端壓力較難短時間內緩解,但直接影響邊際減弱。伴隨疫情退潮和出行旺季到來,原油需求仍在改善,產能受限背景下,原油價格仍將高企。但國內成品油上限“有頂”,當國際原油高于130美元/桶,國內汽、柴油價格不提或少提;當前國際原油處臨界值,成品油調價空間或有限。同樣,煤炭、等原料價格維持高位推升的成本端壓力或也邊際減弱。

      產能去化放緩、供給上量加快等或削弱豬價彈性,但養殖成本抬升等或推升豬價中樞。豬周期本質上是養殖盈利驅動下的存欄量變化。非洲豬瘟影響下,養殖利潤大幅累積,使得本輪養殖戶“抗虧損”能力更強;疊加行業產能擴張、豬種改良等,或使得產能去化不徹底、供給能力上量快。同時,伴隨玉米、大豆等原材料漲價,飼料等養殖成本或推升豬價中樞;若需求邊際改善,豬價上行或更快。

      下半年CPI通脹抬升已成“共識”,但明年上半年通脹高企的風險不宜低估

      豬周期啟動、成本傳導推動下,CPI通脹或在3季度加速抬升,高點或在3%左右、甚至可能更高。全球糧食危機下,部分進口依賴度較高的糧食漲價或通過成本間接影響豬價等,疊加生豬產能去化、豬周期啟動,豬價回升或帶動CPI食品項反彈。食品價格回升的同時,原油等支撐非食品價格維持高位,或推動下半年CPI明顯抬升;中性情景,CPI或在3季度加速抬升、階段高點或在3%左右。

      明年上半年通脹中樞或進一步抬升,通脹在高位停留的時間可能超預期。不同于今年,明年核心CPI抬升,或成為CPI中樞進一步抬升重要變量之一,核心驅動或來自線下活動修復下,服務業“補償式”漲價等。疊加豬周期啟動、原材料漲價擴散等影響,中性情景下,明年CPI中樞或抬升至2.6%,上半年中樞或接近3%;悲觀情景下,需求加速修復帶動全面通脹,上半年CPI中樞或超3.5%。

      風險提示:原材料供給不及預期,豬價大幅反彈。

    (責任編輯:竇曉蕓)

    關鍵詞閱讀:通脹 豬肉價格

    快來分享:
    評論 已有 0 條評論
    更多>> 以下為您的最近訪問股
    理財產品快速查詢
    中国产xxxxa片
    <table id="ywuld"></table>
  • <object id="ywuld"></object>

    <acronym id="ywuld"><strong id="ywuld"></strong></acronym>
  • <acronym id="ywuld"></acronym>